京都劉哲律師成功代理與北京某著名三甲醫院醫療損害賠償案件

時間:2019-11-12 來源: 作者:劉哲 瀏覽: 打印 字號:T|T

  本案原告黃某某、汪某某,其年僅23歲的獨生女兒黃某系北京某著名大學在讀研究生。2019年1月某日晚上11點多,原告女兒因腹痛,在同學的陪同下到被告北京某著名三甲醫院急診科就診,接診醫生初步診斷為急腹癥待查,次日凌晨4點左右患者出現休克被送入急救室搶救,發病危通知,沒想到僅經過該院急診科幾個小時的治療就于當天死亡,醫院診斷結果為爆發性心肌炎。女兒的離去給原告造成難以挽回的巨大損失和精神痛苦。


  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給予答復和賠償,被告書面答復稱自身沒有任何責任,而且原告因缺乏保護意識,當時未要求封存醫院病歷,未進行尸體解剖就進行火化。在此情形下,原告委托京都律師事務所劉哲律師代理此案。根據相關資料,暴發性心肌炎主要由病毒感染誘發,這種疾病起病隱匿,惡化迅速,患者很快會出現頑固性休克或致死性心律失常,病死率較高,且以猝死為主,目前尚無國際通行的治療方案。


  劉哲律師接案后頂住壓力,認真研究醫院病歷,對醫院的診斷、化驗、治療、用藥及醫療規程等各環節進行分析,并翻閱相關醫學資料,請教相關醫學專家,從病歷中發現了諸多疑點。劉律師認為,患者雖然因爆發性心肌炎而死亡,但醫院在診治過程中存在一定過錯。隨后,劉律師制訂了有效的糾紛解決方案,積極收集相關證據,為啟動法律程序作了大量前期準備工作。


  2019年4月,原告向北京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該調解機構經過相關醫學專家論證,認為醫院僅有輕微責任,但醫院堅持認為其沒有責任,雙方未能達成調解結果。


  2019年7月,原告向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提起醫療損害責任糾紛訴訟,主張醫療賠償。案件審理中法官主持調解,首先查明本案基本事實,分清責任。劉律師向法庭出示證據,證明醫院在診治過程中未盡到高度謹慎注意義務,診治存在過錯:患者從到醫院急診直至病危5個多小時內,醫院雖做了一些檢查,卻沒有做出對癥判斷,沒有采取任何對癥救治措施貽誤了最佳治療時機,導致患者沒有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治,造成患者病情迅速惡化直至死亡,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要求醫院承擔責任并進行經濟賠償。


  劉律師提交的一份重要證據引起了法官的重視?;颊唿S某次日凌晨2點57分的生化化驗報告顯示與心肌疾病相關的各重要指標同時異常超高:Ck、Ck-MB兩項心肌酶指標均偏高5倍之多,LDH、LDH1、AST、LAA、HBDH多項指標異常超高,這是心肌問題的重要指征,但醫院并沒有引起高度重視,也未做心電圖,沒有及時請心內科會診。另外醫院的住院記錄也顯示,醫院在作出爆發性心肌炎診斷結果時,該生化化驗報告就是重要依據之一。


  劉律師提交另一份重要證據證明,接診醫生在急腹癥尚未確診的情況下,于次日凌晨1點50分左右,給患者注射了鹽酸某某注射液,與患者實際病情并不對癥。根據該藥的使用說明,其注意事項第1項提示急腹癥診斷未明確時,不宜輕易使用;其用藥禁忌提示嚴重心力衰竭者、心律失?;颊呱饔?;其不良反應提示心跳加快,排尿困難。陪同的同學證明患者在注射后出現心慌和排尿困難,劉哲律師認為該藥物的使用不排除對患者心臟功能的損害,或者誘發爆發性心肌炎的可能。


  基于庭審調查的事實和證據,法庭認定被告對原告女兒死亡負有次要責任。日前,雙方已達成調解協議并由朝陽區人民法院出具調解書,醫院同意一次性支付賠償金,當事人對調解結果表示滿意,并對劉哲律師專業、細致的工作表示贊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