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洋律師代理的執行異議之訴案件終審勝訴,助委托人保全近億元資金

時間:2019-12-17 來源: 作者:劉洋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近日,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劉洋律師代理委托人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贏得一起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件的二審勝訴,該案在異議程序、一審均駁回申請執行人繼續凍結請求的情況下,最終二審法院采納了代理人的意見,判令撤銷一審判決,對案外人賬戶內近億元資金繼續凍結。委托人的財產保全目標得以實現,避免了勝訴后難以執行所導致的經濟損失,合法權益得到成功維護。該案例對能否基于有限合伙人的分配收益而對其投資的合伙企業(案外人)賬戶內資金予以保全具有重大參考意義。(基于保密原因,本文對當事人名稱、日期和金額等進行了改寫。)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中,本所律師團隊代理委托人以合同糾紛為由將X資本公司訴至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并申請財產保全。同年8月,二中院裁定對X資本公司限額近億元的財產采取保全措施,實際凍結了X資本公司作為有限合伙人的A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銀行賬戶(以下簡稱案涉賬戶)內存款金額約9000萬元。


  A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系由X資本公司和B公司合伙開辦的企業,X資本公司出資比例為99.9%;B公司出資比例為0.1%。2018年7月初,某地產公司匯入案涉賬戶近2.7億元,摘要為“分紅”,其中的8700萬元于三日后由案涉賬戶轉至X資本公司。上述已凍結的9000萬元即為案涉賬戶最終的余額。


  案涉賬戶被凍結后,A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向二中院提出執行異議,二中院作出裁定,中止對賬戶內近億元存款的保全,在此情況下,因x資本公司經營不善對外負有巨額債務,委托人起訴的合同糾紛案件勝訴后將面臨執行困境??滩蝗菥?,我們代理委托人在二中院立即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一審仍被駁回,后上訴至北京高院。


  案件爭議焦點及法律評析


  一審判決支持了案外人的執行異議,認為A合伙企業對其案涉賬戶內資金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其主要觀點為:


  1、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零二條,A合伙企業經依法登記并領取營業執照,系可以自己名義從事各種民事活動的獨立民事主體,合伙企業開設銀行賬戶,與銀行形成資金存儲的法律關系。作為該法律關系的一方當事人,A合伙企業對其在該賬戶內的資金享有權益。根據《合伙企業法》第二十條“合伙人的出資、以合伙企業名義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財產,均為合伙企業的財產”,案涉賬戶內資金系屬于A合伙企業的財產。


  2、根據《合伙協議》約定,A合伙企業如對其賬戶內資金進行收益分配時,需扣除稅費、規費運營費用、籌建費用等應由合伙企業承擔的費用等;根據A合伙企業訴訟中提交的《合伙協議補充協議》,合伙人均同意一次性計提管理費支付予執行事務合伙人(金額約5000萬元),且合伙企業剩余資金在X資本公司償還完畢某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貸款本息前(金額約20億),暫不分配投資收益。


  在扣除相關費用之前,各合伙人的“可得收益”金額是不確定的。


  3、在A合伙企業進行分配并將分配收益支付X資本公司前,只表明作為有限合伙人的X資本公司對A合伙企業享有債權上的請求權,而非直接對案涉賬戶內資金享有相關權益,不應對合伙企業賬戶內資金凍結。


  以上可見,一審判決本著傳統、保守的觀點限縮性地對案外人賬戶內資金的屬性進行認定,忽略了合伙企業利益分配的特點。就此,在二審階段,我們再次充分提出針對性的反駁意見:保全標的為被申請人X資本公司在A合伙企業基金托管賬戶的可分配收益,并非直接指向A合伙企業的財產,凍潔銀行賬戶內收益資金的保全方式,是合法的保全行為。主要理由為:


  1、對被保全人的可分配收益予以凍結,具有法律依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五條之規定,對債務人到期應得的收益,可以采取財產保全措施,限制其支取,通知有關單位協助執行。參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第51條:“對被執行人從有關企業中應得的已到期的股息或紅利等收益,人民法院有權裁定禁止被執行人提取和有關企業向被執行人支付,并要求有關企業直接向申請執行人支付。對被執行人預期從有關企業中應得的股息或紅利等收益,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凍結措施,禁止到期后被執行人提取和有關企業向被執行人支付。到期后人民法院可從有關企業中提取,并出具提取收據。此為本案最終能對案外人銀行賬戶內資金予以凍結的理論基礎之所在。


  2、凍結賬戶內的資金是X資本公司的可得收益具有合同依據。


  根據《合伙協議》第四十一條“本合伙企業從任何投資項目取得的收入,應在本合伙企業收到投資項目收入后3個工作日內分配”,A合伙企業在獲得分紅2.7億元后3個工作日內進行應按約定進行分配,合伙人有權獲取分配收益。


  3、凍結賬戶內的資金是X資本公司的可得收益具有事實依據。


  該賬戶流水顯示,2018年7月某地產公司向該基金分紅2.7億元進入該基金托管分配賬戶,在采取保全措施前已轉走1.8億余元,其中8000余萬元已劃轉分配給X資本公司,表明已進入分配狀態。


  X資本公司對合伙企業出資約30億(達99.99%),凍結案涉賬戶金額僅近9000萬元,完全在X資本公司可得利益的范圍之內,對X資本公司在基金托管賬戶內的可得利益采取保全措施是合法有效的保全方式。


  4、內部約定不能對抗人民法院在先保全行為。雖《合伙協議之補充協議》約定計提高額管理費,且償還完畢某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貸款本息前不分配投資收益,該協議足以證明,被凍結賬戶內的資金先用于償還X資本公司的債務,實質上就是賬戶內資金權益已歸屬于X資本公司,可以予以保全。其單方簽署未經備案且向關聯方某信托計劃優先償債的協議顯然不能對抗人民法院的優先查封,保全具有必要性和緊迫性。


  即便A合伙企業及X資本公司均不認可存在收益分配事實,認為尚未對2.7億分紅進行分配,基于前述法律規定及合同約定,X資本公司有權獲取收益分配,在未獲分配的情況下可以對其可得收益予以凍結。


  最終,經北京高院開庭審理,采納了我們的代理意見,改判對案涉賬戶內近億元資金繼續凍結。在本所律師團隊與委托人緊密配合及共同努力之下,經過異議程序、執行異議之訴一審、二審,財產保全目標終獲實現,成功維護了委托人的合法權益。